<thead id="jhzzh"></thead>
<address id="jhzzh"></address>

                1. 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樂器網 - 樂器行業動態 - 正文
                2. 二胡名家趙寒陽談學二胡

                  來自:中華樂器網  發布:2014年03月20日  閱讀:
                  標簽:

                  二胡

                  趙寒陽

                  二胡名家趙寒陽談學二胡

                  趙寒陽的名字,在中國二胡界絕對響當當,不僅頭冠中央音樂學院二胡教授、中國音樂家協會考級委員會主任、中國二胡學會副會長等一系列職銜,各種教學書籍樂譜唱碟著作等身,幾十年培養教育出的學生,校內校外也蔚為大觀。

                  初冬一個周末,筆者到音樂學院登趙府采訪。趙老師個子不高,圓敦的臉上透出樸實,顯得天性隨和。他出身江南,是地道的常州人。據說兒時母親因生他而引發尿毒癥去世,在安葬時云彩中一縷陽光照過原野,那光彩給父親懷中、身體羸弱的嬰兒帶來希望,父親于是取名“寒陽” ,以此寄托一家人滿滿的祝福。年少苦學

                  雖是家中的獨苗苗,趙寒陽從小各門功課都很好,八歲那年,為了滿足兒子對音樂的興趣,父親用五元錢買了把二胡,趙寒陽就這樣開始與二胡結緣。

                  1962年三八節,老師帶著剛學習二胡23天的小寒陽,來到常州一中聯歡會上,給大哥哥大姐姐表演。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趙寒陽表演欲極強,在臺上又拉又唱,頓時贏得喝彩一片。一回家,他鄭重地“立志” ,向家里宣布: “我這輩子就要吃二胡這碗飯,要拉出名! ”

                  從此,不管寒冬酷暑,每天下學后,趙寒陽就抱上二胡拉上個把小時。南方冬天沒暖氣,手凍得像“雞爪子” ,每次練琴前都要用暖水袋捂上半個小時,手才能自如起來。很快,啟蒙老師教不了他了,接著幾易老師,直到上中學遇到當時常州著名的二胡老師劉逸安先生。

                  第一次見面,愛惜才華的劉老師毫不客氣地給當時相當自信的趙寒陽一個下馬威: “我覺得你走的路子不對啊……從第一眼看見你,我就感覺到你是個好苗子。但你必須從頭學起,按我的要求去練。 ”劉老師為趙寒陽立了三個規矩:每星期天上課必須風雨無阻;必須按老師的要求拉,不讓拉的曲目不練;如果所提要求三次做不到,就不要來學了。

                  盡管當時的趙寒陽根本搞不清為什么自己一帆風順的學琴之路會是“路子不對” ,但他意識到劉老師與從前幾位業余老師都不同,沒有二話地開始恪守三條規矩。幾年后,當他再次出現在學校聯歡會上時,一位熟悉他的老師欣喜地說:你上路了!

                  1970年初,常州市文工團成立,趙寒陽拎著二胡,成為樂隊的第一批學員。剛進團,趙寒陽還是按部就班每天堅持早晚練琴,在當時的革命形勢下如同生活在世外桃源。不幸,他很快被扣上“成名成家思想嚴重,有走白專道路的傾向” ,被當成階級斗爭新動向的“幫教對象”整了一把,最后被派到“五一六分子學習班”做看管人員,整整兩個多月摸不到二胡。直到團里決定學演舞劇《紅色娘子軍》 ,趙寒陽才如同“刑滿釋放”般回到樂隊。因為《紅》劇要求西洋管弦樂隊伴奏,團里給了趙寒陽一把大提琴。靠一本《演奏法》自學成才,三四個月,趙寒陽居然能坐在管弦樂隊里拉下《紅色娘子軍》全劇音樂!幾年后,他竟能在舞臺上獨奏大提琴曲《薩里哈最聽毛主席的話》了。

                  1974年,一直私下繼續師從劉逸安的趙寒陽,在一次團里歡迎上海民樂專家的匯報演出中,一下被慧眼識珠: “你們這個拉二胡的小伙子是個人才! ”從此,趙寒陽的二胡獨奏《打虎上山》 ,就成為常州市文工團每場演出的保留節目,先后演出了上千場。

                  1977年恢復高考,趙寒陽第一時間看到中央五七藝術大學招生的消息,就下決心要考入。但哪個單位都不喜歡人才外流,他的求學之路險些被單位阻攔。幸好,劉逸安在浴室里巧遇前來調檔的中央音樂學院老師,他的推薦為愛徒鋪平了道路,才順利地促成趙寒陽考上中央音樂學院這一大事。

                  名師高徒

                  入學第一年,趙寒陽被分到安如礪先生名下,遇到的第一個高難度就是改方法,當時老師扳得他幾乎不會自如操琴。這對于曾經對自己專業有絕對自信的趙寒陽來說,不啻為一種痛苦。第二年,系里重新調整老師,適逢趙寒陽一直崇拜的中國廣播樂團著名二胡獨奏家王國潼先生回母校兼課。 “當時,王老師在學生名單中看到我的名字,說:‘這個學生過去給我寫過信,他就歸在我名下吧。 ’就這樣,我成了師從王老師時間最長、學得最全的得意弟子。 ”趙寒陽回憶道。

                  七年中,王老師在趙寒陽身上花費了大量心血。 “每次的課都是從下午三點上到晚上七點,還讓我在他家吃過晚飯后再回學校。我當時在北京舉目無親,就把老師家當做親戚家,平時有什么心里話都對老師、師母講。王老師對我的專業要求十分嚴格,不要說方法上有問題過不了關,即使是有一個音拉不到位都不行。 ”趙寒陽說,“在演奏技巧方面,從上世紀60年代起王老師就一直處于領導二胡新潮流的地位,他對我演奏技術方面的訓練特別重視。當時二胡教學中拉練習曲還不普遍,但我在王老師的要求下,練遍了當時能找到的所有練習曲,從而打下了堅實的基本功。而王老師為人的正直、教學的嚴謹、演奏的規范、絕佳的把握性,都對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

                  名師出高徒,趙寒陽可謂一帆風順:在學校復課后舉行的第一次大型音樂比賽——紀念周恩來總理誕辰81周年音樂比賽中名列榜首,入選“中國中央音樂學院民樂團”出國演出名冊……當時的趙寒陽,在最高音樂學府乃至整個中國民樂界,都已經是赫赫有名的青年二胡演奏家代表。

                  大學畢業時,已經多次作為國手出國演出的趙寒陽,一方面被中直樂團一眼看中,另一方面,一直希望留校搞教學的個人志向卻被系里討論來討論去定不下來。思躇良久,趙寒陽最終主動在畢業志愿書的第一志愿中填寫了“中央音樂學院附中” 。待學校畢業分配方案出來后,民樂系八個留校生中,七個留在了大學本部,只有他一人分到附中。

                  理論開拓

                  當時把一個高材生放到附中從事基礎教學,任誰也要情緒牢騷一大堆,但趙寒陽堅信自己能干出名堂來。 “畢業后第二年,音樂學院成立實驗樂團民樂隊,我和同時留校的幾位民樂系青年教師全部調入實驗樂團。當時的主要任務是學院民樂新作品實驗性演出和出國做文化交流演出。 ”

                  1985年底,中國二胡學會舉辦“北京二胡邀請賽” 。這是改革開放后規模最大、影響最大的全國性二胡比賽,也是趙寒陽參加的唯一一次全國性二胡大賽。決賽時趙寒陽自我感覺良好,但最后成績出來只得了二等獎。王國潼老師安慰他: “不要把比賽的事放在心上,一個人的成功還是要看他對事業的貢獻。 ”

                  “王老師這番話,為我后來的人生之路指明了方向,使我不再把眼光緊緊地盯在舞臺演奏、比賽獲獎、出訪演出等方面,而是靜下心來,踏踏實實地做一些研究工作,爭取在二胡的教學和理論研究方面,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趙寒陽說。

                  1990年,上海音樂出版社出版了趙寒陽第一本二胡著作《少年兒童二胡教程》(與劉逸安合編)。這本教程的出版,標志著少年兒童有了自己的二胡教程,因此一面世就供不應求。至2003年,該教程已經重印25次,一直是全國少年兒童學習二胡的主要教科書。同一年,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了趙寒陽編著的《二胡演奏抒情歌曲100首》 ,這本曲集收錄了經趙寒陽改編和演奏錄制的100首國際國內經典抒情歌曲,每首樂曲都詳細標訂了弓指法。趙寒陽以此開辟了“樂器演奏歌曲”系列曲集的先河,并陸續出版了《二胡演奏世界名曲100首》等13冊各種題材和風格的通俗二胡樂曲集,收入1400首二胡曲。

                  其實,這13冊樂曲集,只是趙寒陽業績中的一小部分。他更為突出的成就,是在二胡訓練教學理論體系的建設方面。通過多年的潛心教學和科研工作,他根據自己接觸和教授的不同年齡、不同學習目的學生的教學和訓練要求,建立完善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二胡訓練教學體系。這套體系,根據專業、業余、考級等不同學習目標,提供了大量相應的練習曲練習和每一階段的技術要求,將原本師傅帶徒弟、口傳心授的民間樂器傳承方式科學化、系統化,為建立中國二胡現代學派提供了實踐與理論支持。

                  這幾年,趙寒陽又開始進入二胡演評學的研究,為各類二胡比賽、評比以及演出建立規范化的評判標準。他根據不同演評的需要,提出了幾個不同層次的評判層面:

                  第一,技術掌握:每一個技術細節有明確規范,從右手的拉琴姿態,到左手的換把定弦……

                  第二,表達樂曲內容的能力:音準、樂感、律動、節奏感……

                  第三,氣感:進入到表達心靈情感的演奏層次……

                  第四,演奏之道:人琴合一,天人合一……

                  通過演評學的建立,趙寒陽正在進一步完善二胡演奏藝術的理論體系。

                  開放未來

                  趙寒陽一直在以開放的心態博采眾長。他說: “學東西學到登門入室,進門來要找一間適合你的房間。當代二胡演奏家和教育家不少都有自己得心應手的教學方法,大家各成體系,彼此相互尊重。我總結的一套訓練或演奏體系,也許適合你,也許不適合,也許只部分適合你,所以我從來不強求自己的學生必須亦步亦趨。我們這一代,雖然自己都是傳統教學方法訓練過來的,但對于下一輩學生,我從來不局限他們的音樂閱讀范圍,從西洋交響音樂到當代流行音樂,我都不阻攔。我自己也經常聽外國小提琴、大提琴專家的課程,洋為中用,兼容并蓄,汲取精華。當代二胡演奏家應該賦予演奏以時代感,拉傳統曲目,要有當時的年代感。在此基礎上有新想法更好,每一代演奏家都應該把自己的東西融入傳統、一脈相承。我們今天繼承傳統,更主要的是學理論、學內涵、學精神境界。對此,我希望年輕一代民樂人多學學國學,以便更好地把握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氣質和審美趣味。 ”

                3. 最新樂器行業動態
                  樂器行業動態評論
                  加載中...
                  特黄特色三级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